主页 > E优生活 >十年前的印度之旅,开启她的冥想与茹素之行

十年前的印度之旅,开启她的冥想与茹素之行

2020-06-20 331浏览量

十年前的印度之旅,开启她的冥想与茹素之行

十年前的印度之旅在我身体里留下两个印记:冥想与素食。我写的不多,想的倒是不少,渐渐感觉这个世界的所有景观和物事,全是砥砺思维的磨石,我是读者,以渺小的血肉之躯,于亘古天地间观想恆河沙数众生,默读远古智慧:无常与恆常,生与死。

印度之旅后,我决心成为素食者,饮食的选择出于自由意愿。说来微不足道,这十年茹素确实让我开了眼界,启发不同层次的身体感知,也因此认识了几位特别的朋友,又加上与SY结识、结婚,我开始参加路跑和骑自行车,有了不同的身体经验。点点滴滴,汇集成眼前的这本书,此身。

肉身是什幺?我们为何拥有这样的形躯?相较于诸多被迫离开躯壳的众生与众身,我们何能安居在此?这些问题总在脑际盘桓不去,于是我试图从西方的身体论述和中医的身体观找到线索,从阅读佛经寻求可能的答案,从百种眼前看到的景物中拼凑可能的真相。

更重要的是许多精彩的作家所给予的途径,光是说一只苍蝇吧,一只仅令人联想到不洁、污秽的丑陋生物,在莒哈丝和费尔南多.佩索亚(Fernando Pessoa)眼中,苍蝇让他们窥见了身与生的奥义:莒哈丝曾目睹一只苍蝇如何从挣扎步入死亡,由于感受到牠最终激烈的生,她甚至希望牠活下去,这场没人留意的死亡过程,莒哈丝屏息凝视,进而思索苍蝇之死不若犬马之亡,既不引人悲悯,亦无人记忆。

佩索亚则从一只停在墨水瓶上的绿头大苍蝇,揣想在上帝和魔鬼眼中,自己恐怕也不过是只闪亮苍蝇,不知何时会飞来一柄拍扁自身的权杖。八○年代达赖喇嘛于纽泽西的演讲稿中,亦显示尊者以苍蝇来思惟人类和众生的不同(也许演讲时恰巧有苍蝇飞过):乍看之下,人尊贵而苍蝇卑下,然苍蝇不致造恶,人心思複杂,反容易酿铸大祸。这围绕着食物、垃圾、牲畜的不祥家伙,不约而同地引发大师由彼身回眸自身,冥想生死。

较诸于大师,我只能以有限的视界和体验,来谈我所看到、感知到的身体,从自身到他者之身,这大约是茹素经验所予我的,尤其是对痛觉特有感触,我常想:众生(身)为何受苦?而受苦或旁观他者受苦可能反馈我们何种奥义?

二○一二年夏天生产,终于亲身体验他人所谓的痛之极致,产檯上,我看见再熟习不过的身体打开了一扇门,夹在尖锐如巨浪的疼痛和浓稠的血腥深潭之间,急着来到世间的孩子将我整个身子推进了这神秘之境,我目睹,我经历,我颤慄,我流泪领受,不是因为如死亡般的痛,也不是因为新生儿即将到来的感动,而是原来身体可以这样,可能这样;原来面对欺身的巨大苦痛,是这样的感觉。原来如此。从今以后,我得谦卑,我得小心翼翼,身体不可思议,而我总是低估。

这本书写给、献给所有不具名的身体:痛与快之身,被囚禁与自由之身,乾枯与盎然之身,欣烈活着的与濒临死亡之身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sunbet娱乐开户|热点新闻资讯|最具影响力的门户网站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(官网)管理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私网放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