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C旺生活 >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2020-06-20 704浏览量

在NBA,球队经理和总教练的关係複杂微妙,处处可能是陷阱和雷区,搞不好就可能爆炸。但如果有哪两个人能分别在这个职位上和谐共处,有同样的睿智、幽默和友善,并乐于创新、善于沟通的话,大概所有人都会指向Steve Kerr和Mike D’Antoni。

但环境往往决定结果。D’Antoni在太阳执教的最后一年,正是刚成为太阳经理的第一年。Kerr是在2007年6月上任的,D’Antoni在2008年5月离开,满腔怒火。仅仅11个月的时间,他们的合作试验就失败了。为什幺?

而在十年后,勇士与火箭在西区冠军赛相遇,在球星对决的背后,Kerr和D’Antoni的较量也是一条非常有趣的故事线。他们用各自的哲学理念分别带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而这一理念很难不追溯到当年太阳的身上。那我们也不禁问这样一个问题:勇士或火箭为何不能在十年前出现,为什幺他们当时的合作没办法成功。既然他们现在都是好友,为何当年不欢而散?

原因很複杂。

《运动画刊》资深篮球作家Jack McCallum表示:「当时他们不产生矛盾是不可能的,分道扬镳在所难免。」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太阳的故事,要从2003年12月讲起。当时他们炒掉了教练Frank Johnson,让年轻的助教D’Antoni转正。换帅之后一个月,太阳又送走了Stephon Marbury。更重要的改变则发生在幕后:Jerry Colangelo準备卖队。可以说,太阳从上到下都动荡不安。

Robert Sarver成为头号买家,他组成的股东团就包括Kerr在内。2004年4月,Sarver斥资4.01亿卖下太阳,创下了当时NBA的收购价纪录。舆论一片哗然,McCallum称,很多人都觉得Sarver这钱花的不值。

然而,高价出售并不意味着现金流的涌入。事实刚好相反,Sarver花了大价钱买球队,但却成为最着名的抠门老闆。他一度对D’Antoni提出了一个搞笑的问题:既然球队主要用8人轮换,干嘛还要留13人在大名单之中?

Sarver当然有权过问球队事务,但对Colangelo来说,情况就不同了。Colangelo算得上NBA杰出的人才,做过教练、总经理,4次拿下年度最佳经理奖。他的儿子Brian Colangelo在1995年接替他做了太阳经理。

1999年,Brian选中Shawn Marion;2002年则为太阳带来了Stoudemire。父亲卖队后,Brian仍继续留在太阳,2004年夏天又签下了Steve Nash,为后来太阳跑轰打下了基础。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跑轰太阳一开始并没得到多少关注,毕竟在Nash加盟前他们才29胜。但突然,他们打出了62胜的赛季,拿下西区第一,突进西区冠军赛。Nash成为MVP,D’Antoni则是最佳教练。

曾在太阳工作过,现任勇士总裁的Red Holzman就形容道:「那真是篮球的卡米洛特(英国传说中亚瑟王宫殿所在之地)。」

但在太阳爆发前的夏天,刚掌管球队的Sarver没能跟Joe Johnson达成续约协议(有意思的是,今年Johnson仍在D’Antoni手下打球)。据传Johnson开价6年5000万美元,太阳只愿意给他4500万。几经谈判,双方在年薪上还是有100万的差距,但Sarver拒绝退让。

于是在2004-05赛季,Johnson没拿到续约。结果在Nash身边,他的数据大膨胀,一个赛季飙进177个三分,创下队史纪录,命中率还高达48%。季后赛次轮,他眼眶骨折,导致缺席了西决比赛,而太阳被马刺淘汰——这只是季后赛「马刺梦魇」的开始。

伤病并没有损害Johnson的市场价,他已经成为当红球星,一到休赛期就被老鹰5年7000万的大合约签走。签约之前,他对太阳明确表示:「不用再匹配了。」

太阳随队记者Paul Coro回忆道:「太阳对他的态度让他很不高兴。」

一位消息人士也称:「就为了省那几百万,我们失去了多少个总冠军!放走Joe Johnson真的损失太大了。」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为了弥补损失,Brian Colangelo通过先签后换得到了一些选秀权,以及鲍里斯-Diaw,让他在随后一个赛季成功拿下最快进步球员奖,维持了跑轰节奏。同年Stoudemire还接受了膝盖微创手术,一个赛季只打了3场。太阳仍拿下54胜,闯进西区冠军赛,最终输给小牛。

虽然球队打得好,但Sarver和Colangelo的矛盾正在加深。Colangelo已经想改换门庭了,2006年2月,就在太阳豪取7连胜,战绩达到38胜17负的时候,他辞职了。第二天,暴龙就宣布Colangelo成为球队新总裁兼经理。

Holzman说:「在球队内部,大家都以为Brian会看在父亲曾经是球队老闆的面子上一直留下来。但暴龙给他开的条件太好了。」

1968年到2006年,太阳的总经理位置上都是Colangelo家的人,但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。在11天时间里,太阳经理职位处于空缺状态,直到3月10日,Sarver终于宣布由D’Antoni来接替他的位置。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McCallum说:「Brian还在位的时候,Mike其实就已经有很大权力了。」

但其实,D’Antoni也只是挂名经理,他只要能带队赢球,Sarver就没办法动他。经理的日常工作,其实是David Griffin在做,D’Antoni仍主要负责执教。2006年夏天,太阳手握第21顺位选球权,他们看好Rajon Rondo,但因为他没有投篮能力,D’Antoni并不想要。

最终,太阳选择了Rondo,又把他交易到塞尔提克,还附送走了Brian Grant的合约,减轻薪资压力。太阳还得到塞尔提克2007年的首轮籤,但随后卖给了拓荒者。这枚籤后来变成了Rudy Fernandez。

Nash如今表示:「对那支没什幺钱——还需要用首轮籤换现金的球队来说,阵容深度真的不怎幺样。现在回想过来,会发现以前看漏了很多东西,真的有一些糟糕的决定,完全是受制于缺钱。」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2006-07赛季,太阳名义总经理仍是D’Antoni。Stoudemire复出,Nash仍在巅峰,Marion成为联盟抄截王。他们三人都进了全明星,太阳仍在飞奔。他们拿下61胜,首轮淘汰湖人,然而次轮又遇上了「天杀的」马刺。

G1 Duncan砍下33分16篮板,太阳在G4客场以牙还牙艰难取胜。本来以为追平比分可以回到主场打听牌之战,结果发生了那件最令他们痛心的事情:在G4最后,Robert Horry出手推倒Nash,Stoudemire和Diaw冲进场地,引发冲突。

Steve Kerr也在下场,他是TNT解说之一,他当时表示:「联盟肯定会仔细审视太阳球员的动作,Stoudemire很可能在G5被禁赛。」

Kerr没说错,Stoudemire和Diaw都被禁赛了。马刺拿下G5,最终也再次淘汰太阳,前进到总冠军赛,成功夺冠。

当时在太阳做助教,如今已是鹈鹕教练的Gentry仍然感到愤慨:「那真的是我见过的最烂的判决。直接改变了系列赛走势。谁都知道,这绝对是最烂的判决。」

很多人都相信,如果太阳没被淘汰,夺冠的会是他们。

2004年还有这样一个插曲,Kerr与太阳的关係,从那时就已经交织在一起。Sarver是成功的巨富商人,又热爱体育,一直渴望拥有一支职业球队。他的大学母校是亚利桑那,因此他也谘询了名帅Lute Olson关于收购球队的问题。

Olson把Kerr的联繫方式给了他,随后,Kerr把Sarver引荐给David Stern,最终才促成了Sarver的成功收购。因此,Sarver一直很感谢Kerr。

Holzman回忆道:「我觉得,任何有意向买球队的大老闆,当然不愁见不到总裁的面。但Kerr确实帮Robert在联盟站稳脚跟,因此他也把Kerr算进了股东团的一员。」

Kerr在太阳的角色还包括顾问,Sarver经常谘询他,甚至到了引来内部员工不满的地步。

真正能成为Sarver心腹的人并不多,Kerr可能是唯一一个。Kerr也经常造访太阳球馆,而当太阳开始寻找新经理,合适的人选已经很明显了。McCallum就说:「太阳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,而老闆非常中意Kerr。」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就在Horry一推摧毁了太阳冠军梦的18天后,Kerr从TNT解说变成了太阳经理,从D’Antoni手中拿回了这个称号,同时也收回了实权。太阳面临的处境并不乐观,核心球星年纪增大,财务上也非常受限。

Holzman说:「他花了一段时间才真正适应。虽然他的个性还是跟现在一样招人喜欢,但业务上的事情对当时的他来说还是陌生的。」

2007年夏天,Sarver要求太阳薪资不能超过奢侈税徵收线,要达到他的要求,只好砍掉Kurt Thomas 810万的合约。超音速愿意接受,但条件是太阳还要加上两个未来选秀权。Sarver虽然不爽,但太阳最终还是答应了。这两个选秀权,一个变成了Serge Ibaka,一个变成了Quincy Pondexter。

这些损失都是到后来才让太阳肉疼,2007-08赛季,他们还感觉不到。这也是Kerr和D’Antoni在太阳合作的唯一一个赛季。

2007年夏天,D’Antoni教练团要招个人,Kerr希望找防守教练,甚至还面试了Tom Thibodeau(后来去了绿军,夺冠了)。但太阳还是选择了D’Antoni心仪的人选,而Kerr的想法虽然出于善意,但还是刺到了D’Antoni的敏感处:防守。

那时候,D’Antoni的体系一直饱受批评,称他永远不能用跑轰带队夺冠,不重视防守在季后赛没前途。但Coro说:「他们虽然不是什幺超级战舰,但防守数据其实没有外界批评得那幺差。」

在D’Antoni执教下,太阳四年巅峰防守效率分别排在联盟第16、16、13和16,不算好,但也不算稀烂。Nash和Stoudemire做核心,想防守好也难。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但批评影响了D’Antoni的心态。一位知情人透露,2007-08赛季,D’Antoni一度在更衣室的黑板上写了这样一句话:「上赛季,我们有61次防守比对手更出色。」

这句话的含义,自然是太阳得分更多,那就是防守更强。太阳赢了那幺多场,在D’Antoni看来他们的防守就都是更出色的。虽然季后赛失败的阴影还在,但D’Antoni坚持这个哲学,带太阳取得了11胜2负的开局。

赛季首月还发生了一件事。在一场失利后,Kerr走进教练办公室,想提一点建议,其实没什幺大不了,就是能不能让Stoudemire多点背打?

Coro回忆道:「Kerr的用心当然是好的,但时机没选对。输球之后打架都很失望,对于他的建议,很容易误会。在那之后,两人的关係就很尴尬。(Kerr)没做过教练,还不理解D’Antoni的心情和怒火。」

D’Antoni私底下也怀疑,Kerr根本想对他取而代之。但Kerr并没那幺想过,他做了经理都还生活在圣地亚哥,跟孩子们在一起,他根本没有为教练的繁忙生活做準备。一直到孩子上高中,他才愿意考虑做教练的问题,这也是为什幺他到2014年才真正出山。

两虎相争,谁跟老闆关係好谁赢。D’Antoni被看作是Colangelo的人,他进太阳的时候,Jerry还是老闆。后来他跟Brian的关係也非常好。但他也看明白Sarver接手之后发生了什幺。

Kerr自然是Sarver的人,即便他受欢饮,这个标籤也是甩不掉的。Holzman就说:「我相信,Mike这边的人都很不确定Kerr未来的角色会是什幺。我不知道是Mike本人,还是他身边的人,或是她的家人,怀疑Kerr有一天或许会成为太阳教练。我觉得这种怀疑影响了他们的关係。」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2月,太阳交易得到Shaquille O’Neal,对很多人来说,这也是Kerr和D’Antoni理念差异最明显的体现,但其实并不是这样。D’Antoni还是先于Kerr投赞成票的,至于赞成的是谁?当然是Sarver了。

据传,当时Sarver和热火老闆Micky Arison有过一场谈话,两人聊了聊球队里心生不满的球星,Sarver得知热火和O’Neal对于分手都会感到高兴。而消息人士也透露,太阳队内也对抱怨不断的Marion相当不满。

Marion是当时太阳资历最老的核心了,他很不满自己的「老三」地位(哪怕他薪水最高)。同时,太阳也不想要Marcus Banks的合约(剩余三年平均年薪400万)。

Coro说:「Kerr可能是最后一个同意这幺做的人。当老闆提出交易想法后,他晚上研究了无数比赛录像和数据,想像交易过后球队会打成什幺样,真的很挣扎。」

数据是能满足管理层要求的,他们防守质量不错,只是抢下篮板后,很难终结得分。O’Neal是老了,但还能抢板,理论上也能防守禁区,正好可以对位Duncan。

Gentry回忆道:「没办法限制Duncan,我们不可能赢马刺。所以,我们想加强内线高度,对抗Duncan很有经验的球员,SHAQ挺合适的。」

当时O’Neal身上已经有伤,但太阳队医还是通过了他的体检,认为只要妥善治疗一段时间,他就能回归。于是交易成行了。

McCallum说:「他们太渴望击败马刺,太渴望得到统治力跟Duncan匹敌的内线,Mike也是同意这笔交易的。」

甚至可以说,这笔交易在某种程度上发挥了作用。在3月,O’Neal身体健康,心态积极,让太阳打出了一波15胜5负的战绩,沖上了55胜。但在2008年的血腥西区,55胜都进不了上半区,太阳一路跌到了第6。

谁是第三呢?想都想得到,又是马刺。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在圣安东尼奥的G1,Stoudemire拿到33分,Nash得到25分13助攻,太阳半场领先8分,三节过后领先6分。然而比赛打进了延长,就在延长赛最后5秒,他们还领先3分。随后,Duncan打进了关键求,还是一个三分。当时O’Neal追着Ginobili,Duncan拉开到外线。他在那个赛季三分4投0中,直到这一次。最后,马刺在双延长中取胜。

Coro形容当时的太阳「垂头丧气」,这幺多年来,马刺就像一座难以踰越的大山,「他们尝尽了倒霉滋味,从Joe Johnson面部骨折,到Stoudemire和Diaw的禁赛。他们不是没有针对马刺补强,让Raja Bell限制Ginobili,Kurt Thomas、O’Neal轮番对付Duncan。他们积攒力气,就是想在季后赛复仇马刺,但总是一次次失去良机。」

G1结束后休息的两天时间里,太阳都无比沮丧,在圣安东尼奥当地的一所大学训练。所有媒体问他们的问题,都跟马刺梦魇有关。D’Antoni和Kerr都在场,两人还分开接受採访。这在NBA是很罕见的,总经理和教练同时分头回答问题,有两种不同的声音。

Coro说:「Kerr一向对媒体非常友好,他觉得自己是在帮D’Antoni承担媒体炮火,但他还是没意识到这可能会惹怒教练。」

太阳输掉了G2、G3,此后就大势已去了。4年里,他们3次输给这同一支球队。Kerr前不久在接受採访时就把当时的太阳跟现在的暴龙做了对比。「实力都不错,但却不断输给同一支球队。这是很艰难的处境。当时我确实没多少经验,没能好好主持工作,我是应该承担责任的。」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在被淘汰的当晚,D’Antoni带着无比的沮丧告诉McCallum:「我不干了。」

McCallum回忆道:「当时我说,那我就报导出来了。他说,你写吧,我肯定走人了。」

McCallum在午夜时分爆出了消息,Coro当时还在圣安东尼奥的酒店。他回忆称:「有人突然说,McCallum报导称D’Antoni不会回归了,你能想像这一晚是怎幺被毁掉的吗?简直是随队记者的噩梦。」

对太阳来说,这是更悲惨的结局。McCallum说:「太阳完全震惊了,他们完全没有炒D’Antoni的意思。」

Holzman也说:「是的,我非常震惊。大家都很喜欢他,我们也曾一起取得过那幺大的成功。他的离开让我们都很难过。」

不欢而散的结局往往都是如此,在McCallum的报导中,提到了D’Antoni对Kerr的各种不满,比如在圣地亚哥远程办公什幺的。但这其实是无稽之谈,Kerr并没有影响自己的日常工作,而且已经在凤凰城买了公寓。

Coro说:「Kerr已经非常努力,他非常积极参与各种会议,抛头露面,儘量亲力亲为,接触更多的人。」

McCallum也说:「大半夜我发那篇报导就很犹豫。我没有联繫Kerr,其实我应该这幺做的。挺遗憾的。」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现在Kerr也不愿多谈那个赛季发生的事情。他说:「我不会分享细节,现在我跟D’Antoni是敌对教练,确实是不错的故事,但过去发生的事很简单:在球队的艰难时刻,我们都没能妥善处理出现的问题,我作为总经理,应该承担首要责任。」

太阳为挽留D’Antoni做出了最后努力。Sarver、Kerr和D’Antoni在球馆附近曾有一次聚餐,凤凰城体育媒体都非常关注,Coro甚至要奉命在停车场观察进展。但Coro觉得挽回的余地不多了,当时D’Antoni已经有了很多选择。

公牛和尼克都想请他。尼克开除了4年2400万的合约,算是当时非常高的教练年薪了。

Nash也说:「我还记得他打电话告知我离队,我觉得很惊讶。我知道球队里有矛盾,我也不想他走。跟Mike合作的四年真的很棒。」

2012年,D’Antoni曾经承认:「我确实不该去尼克,而是留在太阳扛住困难期。一个教练一辈子遇不上多少像Nash那样的球员,我真的应该珍惜才对。」

在被马刺淘汰后的11天,D’Antoni就接受了尼克的邀请。距离Kerr上任太阳GM只过了11个月。这短暂的一个赛季对任何熟悉他们俩的人来说,都是遗憾而令人意外的。

十年后决战西冠!Kerr、D'Antoni最强大脑当年凤凰城

Nash说:「他们都特别好,没能联手取得成功真的令人遗憾。但没办法,NBA就是这样,每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我们当时只是敲开了跑轰的大门,可能有点先于时代了。」

在分手之后的多年里,D’Antoni表达了遗憾,Kerr不断主动承担责任,两人其实早已释怀。D’Antoni离开后,Kerr选择了Gentry做教练,他是D’Antoni最好的朋友之一,也跟Kerr成了好友。Kerr也说,Gentry成为他们俩之间的「友好桥樑」。

Gentry也说:「我当然很高兴这幺做,也很荣幸有他们俩做好朋友。这些年发生了什幺,没发生什幺,都已经过去了。我很高兴看到他们现在各自都发展得这幺好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sunbet娱乐开户|热点新闻资讯|最具影响力的门户网站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sunber官网 申博Sunbet(官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