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V优生活 >千亿身价蒸发,汉来侯西峰 20 年重生记

千亿身价蒸发,汉来侯西峰 20 年重生记

2020-06-20 792浏览量
千亿身价蒸发,汉来侯西峰 20 年重生记

《富比士》排名第 4 的亚洲富豪家族、泰国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,去年悄悄飞至高雄,到汉神巨蛋的海港餐厅观察进场与带位流程。

接着,他邀请汉来饭店大股东侯西峰与旗下几位大将、大厨,一行人飞去泰国。他派直升机载一行人飞到正大占地 500 公顷的白虾养殖场参观。隔天,谢国民又亲自带上身边老臣,宴请侯西峰。

如此礼遇,因为正大集团参与投资一间位于曼谷、号称全泰国最大的商场即将开幕,他希望汉来美食旗下海港餐厅能进驻。明年初双方合作的第一间餐厅将开幕,未来还有多家分店计画展开。

他,从传奇到被羁押
20 年前,因跳票差点轻生

汉来美食营收突破 33 亿元,即将跨出国门打国际战;他旗下的百货事业也很争气,在高雄达 58% 的市占率。如今,侯西峰已成为台湾服务业的南霸天。

对比现在的风光,整整 20 年前,他的人生差点画下句点。

1998 年 11 月 9 日,他位于台北市新生南路的 10 楼办公室,一片愁云。门外,秘书慌乱的低声啜泣,门内,身为国扬集团董事长的他,脑中一片空白,只能猛抽着菸,一天菸瘾 4 包的他,已不记得抽了几根菸。

他不解,事情发生前十天,他还满口袋钱,银行可动用的资金有近百亿元,金融风暴无声无息发生,股价狂泻,他动用银行借款、融资,甚至是国扬帐上的现金,全都投入股市,为国扬股票护盘,但股价还是狂泻,一路买到拥有国扬 93% 股权的他,丢进股市的钱,也一路蒸发。

「成功就是英雄,败了就狗熊,我不要当狗熊。」他放下菸、穿上西装外套,打几通电话给人在高雄的老友东南水泥前董事长陈敏贤、三商行陈河东,一一告别后,準备开窗跳楼。

这一天,也是他二女儿生日,太太李宛萤刚买完生日蛋糕,突觉心神不宁,从未过问先生事业的她,直觉就往他办公室冲去,才知他个人的投资公司跳票,公司一团混乱。她待在办公室不敢走,等到陈敏贤从高雄搭机赶来才离开。

他从一脚踏进死亡中,被拉了回来。

他,从重摔到重生
20 年后,自嘲当年太猖狂

「『871109 事件』(指民国年)他会记住一辈子,」侯西峰大哥侯西泉说。这天,是他的跳楼纪念日,也是重生纪念日。

20 年后,当年的豪华总部已经卖掉还债,他站在民生东路的办公室里,指着从旧办公室搬来的黑色沙发说,「我以前就是坐在那上面,被拍到很嚣张、很臭屁的样子,」他自我解嘲当年的猖狂。

沙发旁一幅没挂起来的画像,他双手交握在胸前、眼神犀利,自信满满,当时公司内部还曾以这幅肖像,仿效做成《时代》(Time)杂誌封面。他曾不可一世的认为,终有一天会登上国际,但却没想到一场本土金融风暴,他黯然被羁押。

《商业周刊》曾以他做封面故事,当年他 43 岁,旗下公司市值逾千亿,站在人生最颠峰,与中央投资、中兴电工等一起投标台北国际金融大楼招标(101 大楼),曾是得标呼声最高的厂商。

隔年,即发生本土金融风暴,对照当时欠下巨款的企业主,国产汽车集团张朝翔、张朝喨兄弟从此一蹶不振,新巨群的吴祚钦逃亡加拿大、广三集团曾正仁弃保潜逃。

他,重新盘点自己
拟偿债计画,日还 800 万

只有侯西峰选择面对债务。在土城看守所待 72 天后,他开始拟定作战计画,平均一天清偿 800 万元,努力还债。

5 年后,他已还清国扬的负债;如今,他旗 下17 家公司虽仅剩建设、饭店、百货及餐饮四大主体公司,但他感性的说,没有这个跌跤,集团不会有今天的底蕴,四大公司去年营收合计站上 300 亿元,2 家上市柜公司市值破百亿元。

从旗下公司市值千亿到市值百亿,虽只有当年十分之一,他心里却更扎实。

他办公室里引人瞩目的,已经不是被放到一角的肖像,而是他太太亲手製做的「平衡计分卡」、「策略整合校準」等管理理论的大型海报。

出事后,李宛萤开始看书自学财务及管理,只要觉得有帮助的书,就整理摘要、重新编辑写出来给他。

「当年那种情况,你需要把自己很多感觉关起来,耳朵不能去听人家说什幺,不能去感觉什幺,不然真的活不下去,」李宛萤淡淡的说,「我事后也从没问过他(当初为什幺要跳楼),人如果一直沉浸在那种软弱里,真的很难往前看。」

摔跤后,他才回头检视以前那个冲太快的自己。

《商业周刊》专访时,他语重心长的说,「这几年我重新认识自己的事业、重新认识自己的能力。但盘点自己很难。」

虽然侯西峰曾是台湾最有名的借壳大王,借壳入主国扬建设、广宇科技,但「我是到(民国)87 年才懂得什幺叫资本市场,」他自陈。

当时他从蔡辰男手中买下的汉来饭店、汉神百货都亏损累累,这些借款,加上护盘砸下的百亿资金,以及国扬建案的专案借款、厂商未付的工程款等,在金融风暴一爆发后,他的投资公司因此跳票,和他有关的债务高达 500 亿元。

国扬市值从高峰 860 亿元,之后股价还一度跌至 0.91 元,市值剩下不到 10 亿元,再加上他入主的广宇科技,让他身价从上千亿元,跌到一文不名,连孩子出国念书的注册费 80 万元都拿不出来。

过去只懂「打打杀杀」
如今管理课从没缺过一堂

「当时他只看到他投资的这些公司营收这幺大,根本没深入去看他们的财务内容,」国扬总经理彭邵龄说。侯西峰也坦承,「以前我每天都在打杀,没被杀死,所以可以一直战斗,一切功名都是打仗来的,我等于在尸体堆中长大的。」

只知道打天下,却不懂财务、不会管理天下,是他的痛。「他是那种在哪里跌倒,就一定要从哪里捡一些黄金起来的人,」侯西泉形容弟弟。

后来侯西峰不只开始去上台大 EMBA,还邀请台大会计系教授许文馨来帮集团上百位中高阶主管上课。「他希望所有主管都要有很强的数字感,数字感是对细节都要有感觉,」许文馨说。例如汉来海港自助餐,他不是为了省成本而从食材下手,而是细到发现,他们最该下手处理的,是大家都忽略高昂的厨余处理成本。

彭邵龄回忆,当时他们到汉来饭店开会,一个五星级饭店因亏损累累,竟让她用到有缺口的餐具。出事前,侯西峰每次去高雄,都是吃吃喝喝,只是去说「大家好」而已,出事后,他才南下督军作战。

他后来大刀一砍,将长年亏损的饭店和餐饮一分为二,让饭店不用负责餐饮的亏损,还能向餐饮收租金;餐厅则不用被绑在饭店里,各自去冲。切割出的汉来美食如今已有 15 个品牌,全台约 40 间餐厅,去年还上柜,股价破百元。

专访他时是週四,谈到一半,他看了錶急着说,「我下午还有课不能迟到」,匆忙扒了几口饭,急着赶去上 EMBA 的课,晚上再下去高雄。从 20 年前出事后,他就固定每週五、六的时间留给高雄的百货和饭店。

20 年前,他只看动辄亿元起跳的土地、建案,看一眼设计图就能估出利润,在房市、股市,呼风唤雨。现在,他却连一颗百元月饼,都要亲尝改良。言谈中最得意的,是饭店研发的月饼,一年比一年好吃。

「有苦才知道甜。我最苦的时侯,只要今天比昨天好,我就很爽了,我相信,明天也会比今天更好,」他大笑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sunbet娱乐开户|热点新闻资讯|最具影响力的门户网站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game申博官网备用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博app客户端